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长畛资讯 > > 未来科幻大师奖评审访谈丨三丰:不站在任何人的一边
未来科幻大师奖评审访谈丨三丰:不站在任何人的一边
发表日期:2019-12-17 13:07:56 | 点击数:432 次
本文摘要:为人父母,不说能教育出人中龙凤,能培养出一个上进、懂事、孝顺的孩子,都足以欣慰久已。可是有六类家长就算累死累活,都难以养出好孩子,一起来看一看哪六类?但长此以往,当父母有一天渐渐老去,不在身边,孩子就

编者按:在“未来科幻大师奖”的评审过程中,我们与三丰先生谈了国内科幻的过去和未来,以及他对科幻批评的态度。

三丰:中国科幻研究者、批评家和活动家。深圳科学幻想成长基金首席研究员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方科学技术与人类想象中心客座研究员、世界中国科幻协会常务副秘书长、科幻评论杂志《星云科幻评论》总编辑、科幻公益项目“九龙计划”发起人。

将科幻小说视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人是真实的。至少对三丰来说,“科幻”这个词仍在发挥作用。

大多数科幻爱好者都有自己的放纵方式,那就是在学生时代阅读《科幻世界》,加入以蚕豆、Renren.net、果壳和铁巴为主要阵地的“科幻圈”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一些人离开,大多数留下来的人选择进入这个行业。

当然,在三丰的头上戴上这个程序是有意义的,但是现实有些不同。例如,他真正的作品《走进深坑》实际上是饶中华编辑的《365夜科幻故事》。在这本书里,老一代的科幻小说要么被改写,要么被缩写成一本书。其中,童郑恩的小说《古峡雾》和《石笋行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而科幻世界则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才开始接触的。回顾学生时代流传的“科幻世界”,他还记得杂志背面的三维立体图很有吸引力。主角是王晋康。星河、潘海天和今天仍然是年轻的作家。

三丰出国留学回国后,在科幻界变得非常活跃。2008年,他参加了这项工作。他从上述平台中选择豆瓣,并开始撰写科幻评论和翻译信息。同时,他还写了电子杂志《新幻想》。像其他人一样,这只是一种爱好。他坦率地说,“科幻文化长期以来一直由魔法爱好者支撑和传播。”

经过多年的深入参与,三丰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科幻小说上。现在,一方面,他从事科幻行业的研究,另一方面,他担任许多机构的顾问。除了教书,他还写评论和做一些编辑工作。

直到现在,科幻界仍然保持着他们最初的“亲密关系”。团结和人情是它们的两个特征。在当前的泛娱乐时代,三丰的评论仍然主要是书面作品,注重新老作家的输出质量。因此,在他的电脑和手机里,他正在挤压大量等待“推荐词”的手稿,希望获得积极的反馈并打印在腰封或著名的推荐上。

大多数作者都是熟人,这也意味着人类感情的巨大负担。然而,三丰表示,压力并不大。这意味着我会给出诚实的反馈。“我必须阅读推荐的作品,除非它是一个非常公认的作者,否则我可以允许我的名字先被打印出来,但我以后会阅读文章。”在几乎没有批评家的科幻圈子里,他仍然希望尽可能保持这种直截了当。当被问及如何处理他真的不想推荐的文章时,他笑了,“那就没时间了。”当你在这里看到作者时,请松一口气,因为三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这个借口来搪塞任何人,但它真的是不堪重负。

据统计,去年网上和网上共出版了432部中短篇科幻小说,出版了82部原创长篇科幻小说。新平台、新作者和新作品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他个人的阅读速度。如何让读者认识新面孔,如何让新作者受到关注,一直是他近年来的担忧。《星云科幻评论》就是在这种焦虑中被推广和诞生的。自今年6月以来,它已经出版,向读者提供创作者的反馈,向读者推荐优秀作品或清除地雷,并为奖项带来有效的筛选机制。它希望为“作者-编辑-评论-读者”之间的积极互动创造一个平台。

真理和客观是三丰非常重视的两点。他的大多数评论员都是被他从不同的平台上发现和邀请的。他们在圈子里并不出名。当然,也有资深评论员在必要时可以穿上马甲。在正常情况下,他给评论员很大的自由,尊重他们的评论,确保他们无所畏惧,但三丰同时保持敏感。“如果一件作品得分太低,我会怀疑,如果得分太高,我会警觉。此时,我将添加更多的审阅者以确保客观性。如果评论真的很苛刻,而且有严重的个人偏好,我更愿意修改措辞,如此而已。”你见过不满意的作者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但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,所以让他走吧。

谈到刘慈欣在圆形天花板上的突破,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巧合,而三丰认为这是一个厚产品和薄头发。

所有这些都不是从获得雨果奖“三个身体”开始的。它可以追溯到2010年出版的《三体3》(Three Bodies III),但当时的流行仅限于科幻界。“走出圈外”的信号始于《南方都市报》评选的“年度十大小说”。2011年,刘达受邀参加香港书展。新闻感动了出版界。读者、钢铁厂和其他出版机构开始关注幻想文学。然后《三体》获得了这个奖项,引发了新一轮爆炸性的传播,几乎一夜之间,它就登上了各大网站的头版,震惊并触动了科幻界。正当每个人都认为这一趋势正在走下坡路时,《漫游地球》上映了。

三丰称这个过程为“三级跳远”。完成这套动作后,从国家领导人到小学生,每个人都不再熟悉科幻小说了。他曾经写了一篇文章,提到“看完2001年:太空漫游后,刘走出教室,抬头看星星。未来科幻作品爆炸背后的主要创造者很可能是一群在2000年左右看着《科幻世界》长大的人。”这也印证了郭帆《漫游地球》的成就,为科幻小说未来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,使其精神得以传承和延续。

谈到科幻产业的前景,他似乎很乐观。在资本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下,它必然要求创作者创作出更好的作品。这是从业者必须面对的挑战。当它对公众产生影响时,很难回到没有人关心的局面。即使是这样,也不过是像以前一样构建一个小生态并保持一个火花。

大师奖访谈:

问:参加大师赛有什么考虑?

答:在前几届会议上,孙悦已经在讨论审查机制的问题,有人建议他增加一个“审查”环节,尽可能减少优秀稿件的流失,减少初步审查环节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。在确认增加审查后,他被邀请前来担任法官。

问:在担任了这么多硕士学位的评委后,你认为硕士学位与其他科幻散文奖相比有什么特点?

答:审查机制相对完善,程序更加透明。有许多比赛,捐款数额很大,但参赛者不知道如何评估,结果突然宣布。

“大师奖”现场评论

“大师奖”现场评论

问:从你的角度来看,参加比赛的文章和在正常过程中发表的文章有什么不同?

竞赛文章中最常见的问题是作品不够精美。许多作品基本上都是作者自己写的,没有与任何人交流。也许只有一两个他最好的朋友见过他们。这些作品仍然保持着写作的氛围,离真正所谓的“小说”还有一段距离。

如果你想创作高质量的作品,你仍然需要与人碰撞和交流。如果你有条件的话,你最好和资深编辑讨论,这对作品的完整性和逻辑一致性非常有帮助。

问:在前几篇文章中,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答:虽然杨晚晴的“罪恶”去年没有获得一等奖,但市场接受度仍然很高,发展程度也很快。木明的《人工抓人》也是我们一直在讨论的一部作品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问:谁是你对未来发展更乐观的新大师奖的作者?

答:今年的“中国科幻明星云奖”和“年度新星”都是大师级的获奖作家,除了正在写长篇小说的付强。我认为他们将来都是可以期待的。在获得了这么多年的硕士学位后,许多作家已经在科幻界确立了自己的地位,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比如《灰狐》、《匮乏》等。他们有可能打破圈子,成功进入公众视野。

河北快3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投注 贵州快三